主页 > 会议访谈 >不说破,即使跌倒了,姿势都要优雅一点。 >

不说破,即使跌倒了,姿势都要优雅一点。

发布时间:2020-06-14   来源:会议访谈    

文/林静如

她没有掉头就走,只是静静地在那栋公寓楼下,看着四楼亮灯的窗口,在夜里,有如猫眼般残忍地望着她。

她呆滞地回应着那猫眼的张望,黑暗中,对峙了许久,灯光终究还是熄灭了。

眼泪从她脸颊上滑落。过了不知道多久,不知道用什幺方式,她回到了家中,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幺样熬到天亮的。

活在她脑海中的记忆,是他一早回到家时,她抓着他的衬衫,歇斯底里地要他给一个理由。

「我不想伤害你,却又离不开她,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男人说得那幺理所当然又无辜,她还以为自己是这齣八点档连续剧中唯一的受害者。

她是在朋友有意无意的暗示下起疑心的。听说他们最近都一起下班,还有人看到他们中午常常一起吃饭,现在外遇都不需要避嫌的吗?也是,通姦都快要除罪化了,出轨算不上什幺不道德,说起来,她才算是他们真爱的第三者吧!

她其实有考虑过找徵信社,就跟许多的大老婆一样,后来徵信社开价七十万元,她着实吓了一大跳,原来抓姦也算是个奢侈消费。她打消了念头,倒也不是因为高昂的费用,只是不想让自己更难堪而已,毕竟,徵信社如果真的拍到什幺,无法承受的或许是她。

那天早晨的摊牌以后,难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她知道他们之间早就存在着问题,只是,她宁愿像以前那样的争吵,也不要像这样安静的婚姻。

为什幺他就不能好好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再来走下一段感情呢?

他依旧常常夜不归营,她却不想再问,到底他是真的加班,还是待在另一个她那里。他和她的幸福已经结束了,「他们」的幸福却才正要开始,如果她愿意放手的话。

***

「我真的不甘心!」面谈那一天,她猛然趴在会议桌上放声大哭,我理解地递出了面纸给她。

比起受伤害的她,「真爱的自由」真的比较值得保护吗?

妨害家庭罪是很难成立的,因为要证明房间内的性行为,难度太高了,还曾发生过在两人相处的汽车旅馆内找到保险套,却因为上面没有小三的检体而不起诉的案例。不过,就算起诉了,顶多也是十几万的罚金,外加多数是几十万到一百万侵害配偶权的损害赔偿,如果名下没财产,还求偿无门呢!

「所以你就打电话骚扰她?」大律师问。

她打了几十通无声电话给另一个「她」,虽然我不解,现在不是可以请电信公司封锁特定的电话号码吗?怎幺会打了几十通电话还没被封锁?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幺。」她说。

那天,因为男人一句「她是无辜的」,她失去了理智,情绪失控地疯狂拨打那个女人的电话却又不出声,结果,被「无辜的她」提告刑事强制罪,并很快地被检察官起诉了。再过几天就是一审地方法院开庭审理的时间,她才来找律师商量。

「我真正难过的是,没有『她』,他或许也不会再爱我了。我曾让他那幺的醉心,现在他眼里却只有另一个女人,我好嫉妒、好嫉妒!那种在幸福里的陶醉,我也曾经历过,却不再属于我,可悲的是,我只能放任我们感情逝去,却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而且因为不能责怪她,更让我无所适从。我真的不懂自己在做些什幺?把事情愈弄愈糟……」

看她双手撑着额头,低声啜泣,我心想,换作任何女人遇到像她的状况,不见得会处理得比她好到哪里去。

「如果你可以接受认罪协商的话,那我们就尽力争取缓刑吧!」大律师建议。

事实都摆在眼前,也只有博法官同情一途了。引用刑法第五十九条:「犯罪之情状显可悯恕,认科以最低度刑仍嫌过重者,得酌量减轻其刑。」向来是律师没招之下的最后一招。

「我可以接受,电话本来就是我打的,没什幺好否认的。」她说。

有骨气是好事,不过在这样的状况下,被判刑的居然是她,总教人不太吞得下这口气。

宣判的结果,果真如法庭上的共识──缓刑两年。

***

「你还会想提起妨害家庭的刑事告诉吗?有六个月的告诉期间喔!」律师提醒她。当初她来谘询时,律师已经跟她说过没什幺胜算,因为实在没什幺具体的证据。

「不,我决定离婚,然后走自己的路。」她坚定地说。

大律师欣赏地点点头。

「他并没有那幺好,我也没有那幺差,没什幺好争的。我累了,没有力气去面对这些事情,也不值得我花时间和力气去面对。」

我知道这阵子的事,已经够她心力交瘁的了。

「即使跌倒了,姿势都要优雅一点。」

她说得轻巧,我不说破她那红通通的双眼是为了哪桩。

【法律悄悄话】

◎委託徵信业者抓姦合法吗?

法院实务上虽然肯认配偶间贞操的蒐证权,但仍须考量行为人的目的、方式与程度,因此,并非所有配偶间的蒐证行为都不具违法性,若超越了相当的程度,仍然有构成刑事的「妨害秘密罪」的可能。

本文出自《说好的幸福呢?》宝瓶文化出版

不说破,即使跌倒了,姿势都要优雅一点。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