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会议访谈 >我喜欢台式麵包,很台,越台越好 >

我喜欢台式麵包,很台,越台越好

发布时间:2020-07-10   来源:会议访谈    

我喜欢台式麵包,很台,越台越好

「我对肉鬆类的台式麵包有着不可理喻的溺爱,肉鬆底下藏着白色美奶滋的组合真是销魂。」

我喜欢台式麵包,很台,越台越好。

大约四岁前后搬离台南青年路纺织厂宿舍,迁居东门城内巷弄,直到小学三年级,几乎日日绕着东门城晃蕩,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城边的「稳好麵包」。之后搬到永顺火柴厂旧址,改吃卫国街口的「裕大麵包」。学会骑单车之后,骑去东宁路买「明新麵包」。大学到了淡水,则是依赖水源街侧门的「亲亲麵包」。

我的麵包口味养成,起源于稳好麵包店的白土司,真的是一整条,起码是现在土司份量的两倍长,一家六口人,两顿早餐就吃完。烤麵包机烤到土司两面呈现焦糖色的脆度,从麵包机夹层弹起来的瞬间还会噹一声,拿来夹切片的「哈姆」或夹荷包蛋或满满超量的肉鬆肉脯,或涂抹草莓果酱偶尔也换换花生酱口味,有时也涂抹我个人偏执喜爱的牛头牌沙茶酱。至于正餐之间肚子饿或嘴馋,吞一片没烤过的软土司也很尽兴。

土司之外,最常吃的是草莓麵包和鸡蛋皮麵包。草莓麵包造型像个可爱的拱门,中间一层果酱,果酱缝隙再洒满椰子粉,好像下了雪花一般。我是草莓麵包的忠实拥护者,弟弟则喜欢鸡蛋皮麵包,鸡蛋皮麵包的说法好像是家人之间才懂的密码,正式学名应该是波萝麵包。小时候以为波萝麵包表层是涂了蛋黄烤熟的脆皮,所以才有那样的暱称,总之,我跟波萝麵包最初的交情,对方还不是以波萝的称谓现身,而是鸡蛋皮,而且是台语发音的「鸡卵皮」。

另个心头好物是花生麵包,麵皮捏成两个漩涡状,纹路里面塞满碎花生颗粒和饱满的花生酱,颗粒嚼感配上鬆软麵包本体,软硬参差,却不干扰,反倒有恰到好处的协调。
很受客人欢迎的还有奶油馅的「克林姆」麵包,表层有橙色线条画了迴旋状,但我不爱,甚至有点畏惧,一想到克林姆软软地爬进嘴里,会觉得牙根瞬间软掉。

搬到卫国街之后,行经骑楼就可以看到裕大麵包的玻璃柜最边侧固定是起酥麵包的专属席位,一层一层皮,撒了黑芝麻做记号的是肉鬆内馅,白芝麻的是奶酥内馅。我偏爱肉鬆口味,有一次买错,咬了一口奶酥,十分为难,要是放弃显得绝情,吃完则很痛苦。那起酥一层一层的构造感觉很奇妙,我喜欢放进小烤箱低温再加热,却要小心翼翼,可能是油份饱足,很容易就过热烧焦,还会冒烟。

至于沙拉麵包则是爱到不行,不管是普通麵包夹马铃薯、小黄瓜、红萝蔔沙拉,外加两块切成四分之一的白煮蛋,还是麵包炸过再来包沙拉馅,都好吃得很。可惜沙拉麵包没办法放隔夜,尤其天热,当日没吃完就无望了,虽然很想做为学校远足的中餐菜色,因为保存不易,只能忍痛捨弃。

我对肉鬆类的台式麵包有着不可理喻的溺爱,肉鬆底下藏着白色美奶滋的组合真是销魂,也有另外洒了满满葱花捲起来的豪华版,如果是单纯葱花鹹麵包,我家称那为「鹹胖」,我爱的「鹹胖」要烤到外皮透着深咖啡色光泽,刚出炉带着微温最好,一口气可以吃两个。

老派台式麵包店还有一种梦幻逸品「香蕉条」,顾名思义,香蕉形状,是烤到鬆软恰好的蛋糕,内馅分为红豆与奶油两种,我偏爱红豆,虽不敢吃香蕉,却喜欢香蕉条的香气,比起东京 banana,这款台式香蕉条可一点都不逊色。

虽然欧式麵包日式麵包不断攻佔台湾市场,价格比起台式麵包要贵上许多,可是台式麵包仍然以巩固乡愁的绝对地位,在许多老派街角麵包店继续捍卫传统口味的城池。每每经过,压抑不住内心情感与舌尖食慾的频频召唤,总要带几个麵包去结帐,当作傍晚点心,或隔天早餐来叙旧。改良款的丹麦波萝好像是「鸡卵皮」跨海留学镀金回来,披了一身时髦彩衣来相认。在日本旅行时,看到海盐口味的鹹胖,会想起台湾的葱花麵包,而离境在机场买了贵鬆鬆的东京banana时,会检讨自己多久没吃香蕉条了,而会做香蕉条的麵包师傅好像也不多了。

这些很台很台的麵包,在我至此的人生过程中,已经超越麵包原本的定义,那是陪伴的交情吧!但说穿了,被台式麵包启蒙之后,就已经注定一辈子效忠门下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