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机器识别 >直视江湖黑暗面──青帮:天津第一黑社会 >

直视江湖黑暗面──青帮:天津第一黑社会

发布时间:2020-07-26   来源:机器识别    

直视江湖黑暗面──青帮:天津第一黑社会

慕容无言的《大天津》,慕容无言的民初武林!原价 280 元,01/23-01/24 Readmoo 独家限时免费→!

青帮的北传与上岸,大约是从十九世纪末开始,到二十世纪初逐渐在运河沿线各城市中立足。

这其中大主要原因大致有三,一是一八五五年后黄河改道后,运河山东段逐渐淤废,南北船运受阻;二是一八七二年轮船招商局在上海成立,正式用轮船海运逐步替代传统的槽船河运;三是在一九○四年漕运总督也被撤废后,一九一一年津浦铁路全线通车,天津至南京交通便捷,京杭大运河的地位一落千丈,靠船吃河的青帮,无奈只能弃船上岸谋生。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青帮作为一个在内部管理、逞勇斗狠方面极富经验的组织,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传统营生之外的偏门作为谋生手段。这个偏门用文雅的词语形容就是「江湖」,用现代的词语概括之就是「黑社会」。但青帮之複杂,却又不能简单用这两个词来概括。

在那个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脸书的时代,人际关係往往是决定个人发展与机遇至关重要的一环。在传统的亲友、同事、同学关係之外、青帮帮众特有的一层师徒、师兄弟关係,在相互扶持利用时,就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而青帮也格外重视这种帮会成员之间的人际关係,使其成为帮会生存的基石,在某种意义上,当年的入青帮就好似如今的去商学院进修,不为听课,更多是为了拉同学关係。比如前后两任直隶军务督办褚玉璞、李景林早年都有青帮身份,主政天津后自然会给同帮师兄弟或晚辈一些好处,这一方面是笼络人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利用同门增强对地盘的掌控力。有了这样大靠山在头上,又有谁不想入帮得利?所以,贯穿青帮帮众之间关係的,也还是一个「利」字。

在很多由天津故事改编的相声、评书中,都有青帮人物出现,比如当时天津军警联合督察处处长曆大森,收徒白云生后委任其做分处处长,白又收袁文会、巴延庆并分别委任其特高科副科长、手枪排排长。这一系人马把持着当时天津社会底层二十余年。日军为掩护溥仪从天津出逃东北,发动数千人规模的便衣队暴乱,就是由这一系人马组织的。而洪宪皇帝的二太子袁克文,据说是为了躲避兄长的迫害投入青帮,因其身份特殊,只好在一位老前辈坟前行礼,由师兄代收成为青帮「大」字辈的老头子,这位与同辈人相差四十岁的小师弟,可算是特例。袁所收的徒弟主要以文人、戏子、书画、古玩借人士居多,走的是雅士一脉。当年侵华日军中自称「中国通」的土肥原贤二,为了控制青帮势力,也曾递帖子拜师投入青帮。

天津青帮与别处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除了传统的黄、赌、毒之外,更看重对脚行的控制。旧时,天津把搬运业统称为脚行。天津最早的脚行,建于清朝初年,是由官方设立的「四口脚行」。各口必须在规定的区域内揽活。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在运河两岸及商业繁华地区,又出现了私人脚行,但这些脚行必须向「四口脚行」交纳津贴,否则不能开业。脚行自诞生开始就一直为把头所垄断,脚行生存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霸占地界,垄断市场。由于天津水陆交通枢纽的地位,各种垄断性的「码头装卸脚行」、「铁路装卸脚行」等纷纷出现,还有各式各样的「驻厂装卸脚行」,全面控制着搬运业。脚行也就是天津「混混」和青帮人士的生存空间。拙作里的故事,大部分都发生在与脚行有关的环境中。

脚行按其控制的範围和内部管理需要,也有各种层级头目和职务,有总头、小头、把店、抱把、车把、先生、站街等。

「总头」或「大头」是总头领;「小头」是直接管理工人的;「车把」是替脚行头管车或雇车的;「小把」是负责雇人的;「先生」是负责记帐的;「站街」是替脚行监视工人及界内商民,不准私自搬运。各个脚行之间,为了地盘与「生意」时有火拚发生,每当冲突时,就需要各级头目们或组织人手或冲锋陷阵,当然搏命拚杀也能换来好处,就是升为头目在脚行中占上一「份」。

「份」的大小直接关係到头目的收益,和在脚行内部的地位。脚行的头目每日凭「份」分钱,「份」就相当于脚行头子的股份、份额及特权凭证。每个脚行「份」的多少不一,「份」可以转押,也可以出卖,但只能在自家脚行头目内部流转。「份」分两种:一种是「绝户份」,只准本人享受,本人死去,即行终止;另一种是「子孙份」,可以代代世袭,永远把持。比如拙作《杨无敌》中,杨宣成因为接下了大把头刘广海三招,被刘认为有利用价值,便在码头收入中给他一「份」。这便等于是入股同意书,承认了杨宣成在刘记脚行中的地位,但相应的有外敌来争地盘抢生意时,杨宣成也必须尽到保护脚行的义务,为脚行拚命,这就是「绝户份」。再如《铁瓦琉璃》中,何爷为搭救众大把头的性命,配合主人公谋算袁世凯后尽忠自尽身亡,他儿子就在鱼行中占了一份,为报何爷的救命大恩,有鱼行一天就要养活他何家母子一天,这就是「子孙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