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机器识别 >第一志愿台大医学系,读起来到底是什幺感觉呢? >

第一志愿台大医学系,读起来到底是什幺感觉呢?

发布时间:2020-07-28   来源:机器识别    

第一志愿台大医学系,读起来到底是什幺感觉呢?

对不是念医学系的人来说,可能难以想像医学系是怎幺样的世界,那幺传统的第一志愿台大医学系,读起来到底是什幺感觉呢?就像是跟一堆大型鲤鱼,在一个小小池塘里一起游泳。其实,在开始大学生活前,多少就透过报纸认识这批特大号的鲤鱼了。

蛮现实的是,要能在读书至上的台湾考上第一志愿,大多数同学的家里至少要能提供足够的资源,并且小孩也要愿意吸收、利用这些资源,才能在强调升学竞争的台湾脱颖而出。

当然,还是会有「不世出」的天才,儘管家里提供的饲料和水草比别人少,但他天生就会是条大鲤鱼,随便吃都很大条。

鲤鱼也有百百种

各地区高中的万年第一名,不意外地考上了台大医学系,这是典型的XL鲤鱼。

万年第一名,外加从小热爱运动或各种才艺,真是条花色漂亮的XL鲤鱼。

来自某个乡村小镇,背负着爸爸妈妈叔叔伯伯阿姨哥哥姐姐的期待,寒窗苦读考上第一志愿,励志型XL号鲤鱼。

跳级的鲤鱼,越级参加跃龙门大赛,不仅跳得不错,讲话应对还很成熟,潜力满点的XL号锦鲤。

横扫世界科学比赛金牌,不论在哪个学科都不只是全台湾最强,更是地球最强,XXL号狂爆鲤鱼。

终极狂爆鲤鱼,看日剧学日文通过检定

最后一种狂爆鲤鱼真的很浮夸,像我们这种人,即便努力也是绝对达不到那种境界的。他们什幺饲料都吃,就算餵他吃躲避球,他大概还是能吸收,并且告诉你躲避球该怎幺吃最美味,躲避球要怎幺吃才会让自己长得壮。

随手举一个例子好了。大四国考结束后,照惯例都会举办毕业旅行,而大部分大学生能负担的出国旅游费用区间来看,地点大概就是日本、东南亚一带。当时班上的狂爆鲤鱼打算跟日本沖绳团,于是他在出发前几个月开始看日剧,想说加减学点基本的日文。

这种学日文方式,说真的如果不是狂爆鲤鱼,大概会被酸到爆,就跟毕卡索晚期的画是一样的道理,我总觉得跟我小孩画的有87分像,但毕卡索就是毕卡索,想怎幺任性都可以。

你看着附赠中文字幕的日剧,然后从来没碰过日文,你跟我说你在学日文?乖乖把五十音背一背好吗?

后来的毕业旅行,据说没人会日文的沖绳团都靠着狂爆鲤鱼熟练的操着「基本」的日文跟当地人沟通,一句中、英文都没讲,还能跟老闆闲话家常。

然后回国之后,顺便把日文N1检定考考过了,槓!他根本就是鲤鱼之王,不对!是爆鲤龙!

一上了大学,这下可好,这再也不是以前高中时称霸的那个小池塘了,身边游着各式各样的特大鲤鱼,花色漂亮,甚至还有已经跳过龙门的狂爆鲤鱼。

和他们一起游泳了七年,有什幺感受呢?记得毕业晚会的那天,看着身边这些优秀的鲤鱼特大号,我心中百感交集。

高中以前的毕业典礼,对我而言感触都不深。小学读的是学区内的小学,每两年分一次班,大部分情况下友谊和缘份都是淡淡的,很难有深交。除此之外,当时屁孩如我,在学校想走的风格就是高冷酷酷风,所以我的毕业纪念册不像班上其他女同学的,充满各种签名与留言。说穿了,就是个边缘人,回过头来看那整片空白的毕业纪念册,不禁悲从中来。

国、高中就更杀了,在我那个年代,台湾到处充满资优班,而我正是资优班的一员。资优班超杀的点就在于,国、高中同学几乎都同一批人,就连上大学也是超过一半的人会读台大,见面机会超级多的情况下,在毕业典礼上,连要感伤都有点困难。

各级鲤鱼们,终须一别

不过,就在要离开台大医学系这池塘的那一晚,回顾和鲤鱼们一起游泳的七年,课业压力、学业上同侪竞争,几乎是没有,毕竟过了竞争的高中生活后,一切的读书学习都是对自己的负责,无愧于心就好。

在这里,会遇到一拍即合的鲤鱼,也可能只是点头之交,但不论是哪一种,在同一个病房一起被压榨过后,或多或少都有革命情感。不过,就算是最要好的鲤鱼,在医院大多也是聚少离多,在各自的病房奋斗着。

而毕业的那一晚,鲤鱼们分道扬镳了。

有些鲤鱼继续留在池塘里,儘管环境不好,水质差、水藻横生,但他们仍兢兢业业地在医学的池塘里付出。

有些鲤鱼到了太平洋的另一端,在那边有更好的水草,有更多的机会,不过相对的也有着更激烈的竞争。

有些鲤鱼的梦想不在池塘,他们一直想在天空翱翔,俯瞰大海,于是他们走向了创业,这截然不同的人生。

不论在池塘里格格不入抑或是甘之如饴,鲤鱼们都努力地争取自己的一席之地。记得毕业那一晚,环顾四周,赫然发现将和许多人分别踏上愈走愈远的路途,而且是趋近平行线的道路,就连宴席上坐在旁边的皮卡昌,那张熟悉的猥琐脸庞,竟然也多了些许的陌生。

就以我的大学好友皮卡昌来说好了,皮卡昌这条鲤鱼,最大的梦想是开间咖啡店,他还特别为此在学生时期到咖啡店当学徒,磨练自己泡咖啡的技术,在每个寒暑假,他都卖力的打着工。看着他每天将省下的餐费拿去买咖啡机、牛奶以及各种设备、钻研各种技巧的身影,还得面对大家问着他为什幺要这幺刻苦的质疑,他总是淡淡的微笑。

「哥泡的不是咖啡,而是人生。」他头也不回的对我说道。

说真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讲什幺,而且每次泡完咖啡都会PO 脸书给妹子看, 说是在泡妞还差不多。

不过真的有梦最美,皮卡昌在努力苦练后,除了泡咖啡,还练就了一身拉花的技巧,他每次都会把拉花作品给放上社群网站,跟大家炫耀一番。我在他一次次的作品中,看到了白袍背后的努力,与对梦想的坚持。

他第一次放上他的拿铁拉花时,大家只看得出他拉了一个不均匀的几何图形, 下面的留言全部都是「这」、「拉这一坨是什幺」、「我靠!你连葱油饼都拉不好
噢」等尖酸刻薄的留言。

第二次,他放上的作品标题是「秋叶」,但怎幺看都像是一坨便便,下面的留言也毫不留情的批判着他。

一回生二回熟,他的第三个作品,大家已经不再需要揣摩他在拉什幺了,他这个左侧臀大肌萎缩的屁股,拉得还真像!

几天后,大家默默发现在一排称讚他臀大肌拉得不错的留言下面,皮卡昌默默的回覆:「你马的,我拉的是爱心齁……」

即便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但是皮卡昌从来不轻言放弃,渐渐地也赢得大家的认同。

「哇赛,竟然能拉出这输尿管肿胀导致膀胱破裂,显影剂外流的拉花,学弟你太厉害了!」

「学长,这是一只天鹅……」皮卡昌回应着。

「这个就是大肠癌併肠道穿孔的电脑断层影像吧?连膀胱都有拉出来,太神了吧!」

「搞屁噢?这是老鹰抓小鸡的拉花吼……」皮卡昌怒吼着说。

从他一路的拉花足迹与进步中,大家不禁期待,或许哪一天皮卡昌将能拉出整套的人体解剖图谱,即便他脑中想拉的完全是别的东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