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宇宙文化 >与拒学孩子的工作李政洋身心诊所 >

与拒学孩子的工作李政洋身心诊所

发布时间:2020-05-22   来源:宇宙文化    
「和你在一起」,一位心理师与拒学个案的心里话
拒学的孩子,随着自己在学校辅导的经验增加,发现到,不愿意来学校的孩子,越来越多了。

这些孩子,会以「不来上学」作为行为的表徵,表面上,就是逃避或害怕来上学,不愿意进教室或是不肯在学校多待一分钟。
他们可能在一开始,会以肚子痛、头痛等生理徵状,作为一个不愿来上学的理由,然而,事实是,这些理由和逃避,只会越来越严重,从原本每週一天到两天的缺席,到每週只出现一到两天的半天,甚至是长期不来学校。
对于这样的孩子,学校的立场总是头痛的,在初期,导师和辅导室主任、老师会会同家长,以密集的方式,持续地观察和与学生做辅导,试着在情况更加恶化时,找到原因,或者是试图将学生拉来上学。有时候,若这位拒学的学生,他的抗拒理由,是相对能釐清的,例如有确实在逃避或感到焦虑的对象、不良的人际运作或社交状况、分离焦虑的情况、校外活动吸引力大过学校等等。但,大多时候,就算学生的「原因」我们可以掌握或推测,但这些「原因」,可能只是冰山的一角。因此,在与学校合作的经验里,每当我接到拒学的个案,往往都已经是拒绝上学好一段时间了,或者之前已经有社工或其他心理师的介入过,但碍于困顿的胶着局面,无法继续协助或被学生拒绝,而又辗转来到我面前。

以我的工作取向,我重视的是一段关係,一段人与人最真诚的关係,因此,当我与拒学的孩子工作时,我常常提醒我自己:「我不是老师」。

我不是一位教育者,我也不是一位训导老师,更不是这孩子的家长,我是一个人,一个想要在这短短交会的时间里,进入这孩子心中的人,或者,让这孩子愿意打开心里那闭锁的门,看看我,让我看看他的人。

拒学的孩子,不见得是成绩不好的人,也不见得就再也走不出去这个家门。拒学的孩子需要的,往往只是被接纳和包容,在这段时间里,不被放弃但也不被苛责的关心。

一开始,我会先与拒学学生的家长做一个会谈,了解目前的状况,但最重要的,是了解家里的气氛和教养方式,也帮助家长做出觉察。除了孩子的先天气质以外,其实家庭气氛和教养,是影响孩子面对挫折及困境的重要因素。和主要照顾者的关係、能否与家人沟通讨论自己的困难和心事、能否从家人身上得到支持,这些都是影响拒学孩子预后的重要因素。

接着一边与拒学学生工作,一边和学校导师、辅导主任及老师等密切地沟通,每週谘商结束后,简单地了解这週彼此在协助学生上的状况,也会将谘商里的发现跟能够的着力点提供给老师做参考。因为,陪伴拒学的孩子,绝对不是英雄式单枪匹马的工作,而是一个与系统密切配合的工作。

从与学生建立关係开始,便要能够确认这是一段长期且持续的稳定关係,以我自己的经验,持续一年下来,以艺术治疗,佐以阅读、游戏等方式,并与家长及学校辅导老师密切地合作中,才逐渐让学生稳定地前来学校,虽然仍无法进班,但已经可以有限度地配合辅导室安排的活动、每天来校、参与考试等。

这样的进展,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而是要放慢脚步,陪伴拒学孩子慢慢走,慢慢看见前方的路,才得以有所进步的。

在与拒学学生工作的过程中,挫折感和失落,是常有的。因为,面对反覆、不稳定而焦虑、逃避的一个灵魂,你就像在一团纠结的毛线中试着釐清一样,越是着急,越会影响彼此的关係,甚至会让原本愿意与你会谈的学生,选择逃避或拒绝你。在我的经验中,这样的拒绝并不陌生。

当被拒绝的时候出现,我会告诉他,我不在乎你是不是要每天来上学,也不在乎你来上学的时候有没有持续,我在乎的是,你。你的心情、你的难过悲伤、你的焦虑或梦境、你的开心或喜悦、你喜欢的书、你想和我分享的一切…我在乎的是你。

所以,我知道,我有时候不小心因为着急,让你有了压力,所以你低头不语,但我在这裏,我想陪你。

陪伴拒学的孩子,从放下成见、放下担心开始,用孩子的步伐,陪着他慢慢走,沿途的风景,有你陪伴,我们等待并倾听,因为,我们在一起。孩子学校学生上学老师关係辅导家长

上一篇: 下一篇: